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

帮家长会教教会 ,助学生成长长成(联系:13523731813

 
 
 

日志

 
 
关于我

卫辉市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顾问。国家认证心理咨询师、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河南省心理学会会员、新乡市心理保健协会会员、卫辉市教师进修校心理健康教育特聘讲师。全国中学语文阅读研究会研究员,新乡市首届教科研骨干教师、新乡市模范班主任。河南省网上家长学校特聘专家、新乡市、卫辉市教育系统家庭教育巡讲团讲师。个人学习研究方向:心理咨询、亲子家庭教育、自主性学习。

网易考拉推荐

王开东:建设一所不竞争的学校  

2017-01-18 17:54:28|  分类: 教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开东:建设一所不竞争的学校 - 特中特 - 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

 王开东:建设一所不竞争的学校 - 特中特 - 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

  王阳明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哲学家,他的“心学”影响深远。

       有一次王阳明与朋友同游南镇,友人指着岩中花树问道“汝云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哉?”这个反问可谓有力。

  谁知王阳明答道: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既来看此花,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此句回答何其巧妙!一下子转被动为主动,他人的例证反过来为我所用,大有孟子的论辩之风。

  但真正让我对王阳明刮目相看的,还是下面这则材料。

  王阳明十二岁时问他的老师,什么是人生第一等事?老师当然说,读书考状元。王阳明说,好像不是。老师吓了一跳,才十二岁的孩子,居然说好像不是。于是问他,那你认为怎么样呢?王阳明说,应该是读书成为圣人吧。

  做状元,还是做圣人,这是一个问题。这实际上是两条路线的斗争。考状元,几年才有一个;而成为圣人,则人人皆有可能,只是人人都很难做到而已。

  之所以对王阳明的这个问题感兴趣,是因为它和我生活中的一个教学案例密切相关。

  老家的时候,我有一个学生叫陈跃军,成绩一般,但毅力超群。高一的时候,他的班主任鬼鬼祟祟地交给我他写的一篇文章,班主任断言这个孩子的神经有点问题。我打开文章一看,也吓了一跳。文章的标题是《论我有可能成为马克思》。

  好在我还有耐心,先看看这个孩子的逻辑有没有问题。仔细一读,逻辑缜密,思维深刻。文章说,马克思在成为伟大的马克思之前,也是一个普通人,还不成其为我们现在心目中的马克思。那么,我现在也是一个普通人,只要我努力,向马克思方向发奋努力,那么,我就有可能会成为马克思。哪怕这种可能是数亿分之一的之一,但只要有这种可能,我就有成为马克思的潜在希望。至于希望的大小,和究竟有没有希望,这应该是两码事。

  我告诉班主任,这个孩子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文章写得很好。应该是他上了哲学课之后的一些随想,没问题,不要放在心上。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是一个极有个性的学生。因为体质不好,他从小就练习长跑,一种超强的毅力支撑他一直跑下去,像阿甘一样奔跑。后来,他代表学校参加大市长跑比赛,还获得了金牌。高三的时候,他投笔从戎,又在部队里大放异彩,并最终考上军事院校,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应该说,陈跃军没有选择常规意义上的学习竞争之路,他智力一般,这条路很可能会失败,会挫折,会失望,会绝望,于是,他选择了一条挑战自我,挑战自己惰性之路,这是他对自己潜在力量的挖掘,因此,他活得自在而丰茂,肆意而坦荡。

  那个时候,我还很少读书,偶然有一天我读到孟子的名言——人人皆可为尧舜。孟子说,人人都可以做尧舜,陈跃军说“我有可能成为马克思”。这两者一脉相承,如出一辙。

  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我感慨良深,深感愧疚。作为老师,我们的贫瘠、单薄、偏激,曾经扼杀了多少飞扬的灵感和个性的才情啊?(特中特说,遍观创业成功的风雨人物,哪个是状元出身,倒是那些不失个性、灵感飞扬的人,看似不务正业,却能寻找并把握机会跃上风口浪尖。)

  在引导学生以竞争为本,还是以自我充盈为本上,老师常常会被现实所裹挟,脱离了教育的本意。我的观点很清楚。

  首先,不能争。

  王开东:建设一所不竞争的学校 - 特中特 - 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

  王阳明说得好,状元好几年才有一个。如果把自己的成功界定在社会竞争上,后果一定很严重,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个人成功却有数万人的失败,一个状元的脚下不知道有多少垫背的孤魂野鬼,一个范进的诞生,不知道有多少个孔乙己在地上爬来爬去!但读书做圣人就不一样了。圣人之间不但不会互相冲突,互相拆台,反而会互相帮助,互相凭借,相得益彰。

  颜渊说:“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正是因为王阳明摈弃了竞争,放弃了对状元的向往,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自我的完善上,他后来的成就却远远在状元之上。王阳明的父亲就是状元,请问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王阳明的父亲呢?

  耶鲁大学校长曾经说过三句话,一个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要做三件事:第一个要学习,第二个要理解,第三个要能够品味。也就是说,学习是极其私人的事情,是自我的提高,与他人本质上没有任何关系。

  知识本质上也是非竞争性的。这是因为,知识不是稀缺性资源,也不是排他性的、独占性的资源,因此它们不可能成为竞争的目标。别人懂得了一个勾股定理,我难道就不能懂得了吗?我有必要和他竞争吗?只有职位、机会、金钱才具有竞争性。

  知识没有稀缺性,但与知识相关的入学却具有稀缺性,因而在现在的中国,竞争似乎具有无可置疑的正当性,但这种正当性能否在教育中广泛适用?恐怕还是有疑问的。

  在出外听课的时候,我注意到很多高三学生都把自己的竞争对手贴在墙上。这种赤裸裸的竞争关系,会对学生的心灵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可能会说,孩子们只是互相促进而已,他们会在竞争中合作。想想看,社会上那些你死我活的竞争,甚至买凶杀人,他们有没有做到合作中竞争?再问问自己,同一个教研组之内,有没有做到和谐竞争?

  要知道这种竞争会加重大部分同学的失败阴影,会给他们的心理带来影响,甚至影响到他今后的人生。竞争是应试教育的怪胎。有多少风华正茂的学子,成了竞争中被淘汰的大多数。心灵上的创伤,一辈子都很难抚平;而那些在竞争中春风得意的孩子们,会不会失去一种平民情怀,一种悲天悯人的底层意识?我觉得不适当的强调竞争,是一种双重的伤害。

  法国遗传学家雅卡尔在《我,阿尔贝·雅卡尔,教育部长,我发布》中提出:“必须消除学校中的一切竞争观念”,必须放弃“打分数”,同样要结束“筛选,这竞争的必然附属品”,因为“它类似于一种形式的惩罚。会给学生终生带来梦魇。”

  其次,不必争。

  王开东:建设一所不竞争的学校 - 特中特 - 特中特教育指导中心

  老子在《道德经》中强调“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一个人只有不去争,天下才会没有人能与之争。”这句话具有很深的思想内涵,老子最强调辩证法,辩证法讲“转换”,这话在讲“不争”转换成“争”的道理。

  老子是不反对人的积极进取的,只是这种积极进取前提是顺应天道,而不能逆天道。所谓“争”,乃是刻意之为,既然刻意就是逆天道而行,以老子看来,逆天道而行,结果往往是失败的。

  所谓不争,即不刻意而行,而是首先应认识事物的规律,即天道,再顺应事物的规律做事。人的行为一旦顺应天道则“无为无不为”,当然“天下莫能与之争”。

  事实也正是这样。因为自己与大家不争,大家就不会与自己争,如果自己既能把事情做好,又不与大家争名争利,就能体现出自己高贵的道德品质、优秀的思想素质和良好的处事作风。这种大将之风无疑会赢得人们的尊重和维护。这就把“不争”转换成了非常有策略的“争”。

  当然,我们选择不争,并非是要达到策略性的争。虽然不争的结果只是意外的奖赏,但谁又能降低这种不争的价值呢?(特中特说,当一个人去追求卓越的时候,成功就不期而遇的来到你的身边。要争跟自己争,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不为争而做,倾注了你的精力,自然就有所得。)

  最后,另一种争。

  很多人担心在学校里,如果不强调竞争,不训练竞争,没有养成竞争的习惯,不具备竞争的技能,一旦走入社会,是否能适应这个竞争的社会?

  马克思曾经说过:“人不是一件东西,他是一个置身于不断发展过程中的生命体,在生命的每一时刻,他都正在成为却又永远尚未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人。”(特中特说,追求自我完善是马斯洛需要层次的最高一级,也是人们的终极追求。不完美才是继续追求的动力)

  这个始终接近却永远无法抵达的过程所依靠的绝对不仅是学校里的智力竞争,更多的是对自我的提升,对情商的修炼,一旦自我不断提升,情商不断丰富,不断强大。其结果是什么,我以为就是无往而不胜。

  这里所说的情商是指人认识情绪和管理情绪的能力。牛津词典对情绪的定义为:心灵、感觉或感情的激动或骚动,泛指任何激越或兴奋的心理状态。

  人的情绪很多,可以分成若干族,每一族又有很多小类。而对这些情绪的认识和管理能力就是情商。这种认识和管理能力能够发展情绪的正效应和负效应。

  比如羡慕这个情绪,既可以向下发展,也可以向上发展。向下发展,羡慕会变成妒忌,妒忌会变成憎恨,憎恨会变成陷害。次序就是:羡慕→妒忌→憎恨→陷害。

  向上发展,羡慕会变成亲近,亲近会变成学习,学习会变成超越。次序是:羡慕→亲近→学习→超越。

  同样的一种情绪,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哪一种结果更具有社会竞争力,答案自然不言而喻。高情商的人总是能够把自己的情绪向上发展,因此真正的竞争,应该是对自我情商的发展,使自己变成一个高情商的人。

  现实生活告诉我们,恰恰是那些在学校里具有极强竞争力的同学,走入社会之后,往往失去了竞争力。很多读书时成绩一流的学生走上社会并不出众,常去打工,而成绩二流的三流的却做老板。这样的事情,也许我们并不陌生。

  因为那些成绩一流的学生过分专心于自己的专业知识,在竞争中越钻研越深,往往忽视了情商的培养;而那些成绩二流三流的人却因为善于为人处世,善于推销自己,会有效说话,在人际交往中掌握了处世之道,早在走入社会之前,就已经获得了竞争的资本。(特中特说,学校里的高分竞争,看似激烈,其实是单一的评比,是记忆和试题化操练的结果。技能单一,自然就缺乏应变能力。高分低能是这样,优秀大学生因害怕走向社会或就业不理想而寻短见,也是这样。人生成败真的不在学校的学习上)

  戴尔·卡耐基曾这样说:“一个人的成功只有百分之十五是依靠专业知识,而百分之八十五却要依靠人际交往、有效说话等软科学本领。

  然而,我们的教育却过分的偏重于前面的百分之十五,在这个百分之十五上刀兵相见,刺刀见红。但对后面百分之八十五,却几乎可以说是置之不理,这不能不说是巨大的失误。

  戈尔曼在《情绪智力》指出,真正决定一个人是否成功的关键是情商能力而不是智商能力。情商高了,吸引力、影响力,人格魅力就出来了,就能产生一种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情况。

  西方有一句名言,知识不如能力,能力不如品质

  品质就是竞争力,情商就是竞争力,一个具有优秀品质的人,无论在何种环境、条件下,都最终会超越他的同类,环境条件只能制约成功的大小,但却无法阻止他最终获得成功。

  遗憾的是,现在学校里的竞争,主要是指向智力上的竞争,指向他者,有很明确的对象,具有现时性和现实性,一旦对象发生变化,竞争就无从谈起。这是一种短视的竞争,根本无法衡量出学生将来的水平和适应社会的能力。而情商却指向我们自己,让我们直面自己的情绪和内心,使我们面对任何竞争和困难时,都能够获得情绪管理力量的支撑。这才是我们长远的立足于社会可持续发展所需要的竞争。

  由此看来,建立一个不竞争的学校,并非不可行。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非但能够适应一个竞争的社会,而且适应得更好。

  一个人之所以失败,是他自己要失败;一个人之所以成功,也是他自己要成功。一个登上珠峰的运动员说得好:“当登上珠峰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什么也没有征服,征服的只有我自己。”

  最好的竞争,是对自己的征服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